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查看: 14|回复: 0

论管仲以经济战略不战屈人之兵_管仲不战战略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1-3-22 16:40:5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论管仲以经济战略不战屈人之兵
  王天成

  春秋初期的管仲,不仅是中华民族的文化先驱,而且是世界之文化先驱。他是世界历史上少有的伟大的思想家、哲学家、政治家、经济家、外交家、军事家。他运用经济战略不战屈人之兵的高超艺术让后人叹为观止,其军事思想影响后世千秋万代。
  一、 不轻易言兵战的军事思想
  由于西周实行的宗法分封制,经过270多年的层层下封,到春秋初期,中华大地上大大小小的诸侯国星罗棋布,大约有3000多个。春秋战国无义战,周辙东, 王纲坠 逞干戈 ,尚游说 。周王已经失去了权威性,说话没人听了,强攻弱、大打小的吞并战争天天打,月月打,年年打。大的诸侯国,谁都想开疆拓土,称霸诸侯。齐国是大国,齐桓公做了国君,也野心勃勃,总想用战争臣服它国。鲍叔牙推荐管仲做了齐国的宰相,起初,齐桓公并不对管仲怎么言听计从。他上台后的第二年(公元前684年),就借鲁国曾接纳过与自己争夺国君的公子纠之故,要出兵攻打鲁国。管仲劝其先行德政,治好国内,富民强国,不要轻易用兵,他不听。齐桓公派鲍叔牙为将带兵征伐鲁国。鲁国的曹刿为鲁庄公出谋献策,就有了有名的曹刿论战。齐鲁两国在长勺作战,曹刿用“一鼓作气,再而衰,三而竭。彼竭我盈,攻克之”的办法打败齐军。紧接着齐桓公又想报长勺战败之仇,勾结宋国一起攻打鲁国。鲁公子偃让鲁国军士披着兽皮吓唬宋军出战,打败了宋国,齐国撤了兵。
  错误和挫折教训了齐桓公,开始认识到管仲的英明,虚心向管仲请教。在《管子》一书中有多篇记载齐桓公与管仲关于兵战的谈话。他多次向齐桓公讲解不轻易言兵战的道理和军事思想。在《管子,兵法篇》中,他对齐桓公说,作战的目标,不仅要打胜仗,而且要少伤亡,不能耗尽国内之财,还要管理好所占领的敌国土地,以德服人,顺应其国人心,号令、法度有成法,不是个小事情,一定要有充分的准备,不要轻易发动战争。他指出:“举兵之日而境内贫,战不必胜,胜则多死,得地而国败。此四者,用兵之祸者也。”用白话文讲就是说“一发动战争就使国内贫穷,打起仗来没有必胜的把握,打了胜仗则死亡甚多,得了土地而伤了国家元气,这四种情况是用兵的祸害。”在《管子,七法篇》中,管仲对齐桓公说:“凡攻伐之为道也,计必先定于内,然后兵出乎境”,指出,国内的准备必须做到八个方面的无敌:一是积聚财富使财富无敌,二是考研军事工艺使工艺无敌,三是制造兵器使兵器无敌,四是选择战士使战士无敌,五是对军士管理教育使管教无敌,六是军事训练使训练无敌,七是调查敌情知己知彼使调查无敌,八是明察战机和策略使明察战机和策略无敌。除此之外,还要有好的作战计划。管仲说的这些,都是战争的一些必要条件,要做到是很不容易的。
  进而他对齐桓公指出,不是所有的国家都要用兵将去攻打而占领。他说“所爱之国,而独利之;所恶之国,而独害之;则令行禁止,是以圣王贵之。胜一而百服,则天下畏之矣。立少而观多,则天下怀之矣。罚有罪,赏有功,则天下从之矣!”用白话文讲就是说“对友好的国家,要给予特殊扶持;对于敌对的国家,要给予特殊惩罚。这样就法令能行,言行禁止。英明的君主很重视这种做法,战一国而威服百国,天下都会畏惧;扶持少数而影响多数,天下都会怀德;征罚有罪,赏赐有功,天下也都跟着服从了。”他还指出要“收天下之豪杰,有天下之骏雄”,“成功立事,必顺于礼义,故不礼不胜天下,不义不胜人”。他向齐桓公讲解了战争的必要性和正义性,在春秋战国不义战争中树起了正义的旗帜。他说的“给予特殊的惩罚”,不是战争。战争不叫特殊,怎么个特殊法,他心里有数。
  所以,管仲助齐桓公称霸,总是把主要精力放在修内功搞好国内的政治经济建设上,很少言兵战。对于齐国出兵作战,管仲非常慎重,不是十分必要的战争不去打,不正义的战争不去打。九合诸侯,一匡天下,齐国只出兵占领过“遂”“谭”两个小国,主要从事的战争是抗击狄、戎等外敌对中原燕、邢、卫等国的侵略,帮助他们保家卫国,捍卫、维护了中原文化和中原人民。所以,孔子说“微管仲,吾其被法左衽矣”——如果没有管仲,我们都会成为被蛮夷统治披头散发、衣领向左开的人。中原人衣领向右开。
  二、建立以轨、里、连、乡为基础的全民皆兵
  齐桓公听从管仲的建议,支持管仲全力搞好国内政治经济建设,当国内取得了一些成绩,有所起色的时候,他又急于求成,想以战事称霸诸侯,被管仲坚定地否决了。《管子,小匡》记载,桓公曰:“民居定矣,事已成矣,吾欲从事于天下诸侯,其可乎?”管子对曰:“未可。民心未吾安。”公曰:“安之奈何?”管子对曰:“修旧法,择其善者,举而严用之;慈于民,予无财,宽政役,敬百姓,则国富而民安矣。”公曰:“民安矣,其可乎?”管仲对曰:“未可。君若欲正卒伍,修甲兵,则大国亦将正卒伍,修甲兵。君有征战之事,则小国诸侯之臣有守圉之备矣。然则难以速得意于天下。公欲速得意于天下诸侯,则事有所隐,而政有所寓。”公曰,“为之奈何?”管子对曰:“作内政而寓军令焉。为高子之里,为国子之里,为公里,三分齐国,以为三军。择其贤民,使为里君。乡有行伍,卒长则其制令,且以田猎,因以赏罚,则百姓通于军事矣。”桓公曰:“善。”
  翻译成白话文就是说,齐桓公说:“民居已定,事功已成,我想从事于天下诸侯,可以么?”管仲回答说:“不可以。民心还没有安定。”桓公说:“怎样才能安定民心?”管仲回答说;“修正旧法,选择好的,举用而严格执行;慈爱人民,救济贫户;宽缓征役,敬重百姓,则国富而人民安心了。”桓公说:“人民安心,就可以了吧?”管仲回答说:“不可以。您要整顿军队,修治甲兵,其他大国也将整顿军队,修治甲兵;您有征战的举动,各小诸侯国的大臣就早有防御的准备;那样,是难以迅速得意于天下的。您想迅速得意于天下诸侯,就应该行事有一些隐藏的东西,行政有一些藏寓的内容。”桓公说:“那怎么办?”管仲回答说:“行内政而寓有军令。建立高子所管辖的里,国子所管辖的里和您所管辖的里,三分齐国,作为三军。选拔贤能,委作里君。每乡都有行伍编制,卒长效法军事制度与号令,并以此进行田猎,实行赏罚,就使百姓懂得军事了。”桓公说:“好。”
  高子和国子是齐国的上卿。周分封诸侯时不仅封有国君,而且封有监国的上卿,都是世袭罔替。实际上诸侯国是由国君和上卿的二元统治。上卿的权少时,又有齐天府仙吏叩头道:“孙大圣不守执事,自昨日出游,至今未转,更不知去向力很大,国君得不到他们的支持是当不下去的。齐桓公小白和公子纠争夺齐国的国君,一个非常重要的原因就是他得到了高子和国子的支持,所以才当上了国君,否则你做梦都别想。管仲在这里说,齐桓公你和国子、高子各领一军,形成齐国的三军,这是他根据当时国家最高权力结构而言的,必须这样做。
  得到齐桓公的认可,管仲就开始进行国内政治体制及军政的改革,在把国内分为二十一乡,由齐桓公、高子、国子各领五乡的基础上,设什伍联保制,相互保证,互相监督,一家犯罪五家连坐十家同罚。这样,谁还敢犯罪,大家都循规蹈矩,做齐国的良民。同时规定五家为一轨,设轨长。十轨为一里,设司长。四里为连,设连长。十连为乡,设乡良人,在全国实行军令。从此,五家为轨,五人为伍,由轨长率领。十轨为里,五十人为一小戎,由司长率领。四里为连,二百人为一卒,由连长率领。十连为乡,两千人为一旅,由乡良人率领。五乡为一帅,一万人为一军,由五乡之帅齐桓公、高子、国子来率领。三军中各有鼓、锣,乃军中的号令,击鼓而战,鸣锣收兵。这样的建制,农忙时大家都在家务农,农闲时进行训练。春天还没有下种以前和秋天秋收以后这两个农闲时间进行田猎等军事训练,既练了兵又不误农时。
  从此,齐国有了独特的卒伍之制,部队的作战本领在农闲时于郊野训练完成,军令制度形成以后就不得再变。这样做的好处,如管仲所说:卒伍的人,人与人相保,家与家相爱,年少同居住,年长同交游,祭祀互相祝福,死丧互相抚恤,祸福互相关切,居处互相娱乐,行作互相配合,哭泣互相哀悼。因此,夜间作战声音相闻,就可以不乱;白天作战,眼睛一看,就可以相识。欢欣的情谊足以互相殉死。所以,这样的军队用来防守则阵地巩固,用来战争则取得胜利。齐国有了这样经过教练的三万士兵,就形成了自己的钢铁长城,无人敢来侵犯,用来横行于天下,惩治无道继台积电宣布重要决定之后,美有了新计划!之国,安定周室,称霸诸侯,就谁也挡不住。
  这大概是中国最早的寓兵于农,全民皆兵,什伍兵制。管仲这样做的目的,是要”大圣道:“我乃齐天大圣,就请我老孙做个尊席,有何不可?”仙女道:“此是上会会规,今会不知如何使齐国有一支强大的军队,处于不败之地,并不是要用这虎狼之师,常常去攻打别国,夺城掠地,而是有备无患,保持一个常胜的压倒之势,使其它诸侯国望而生畏,心理上处于害怕的劣势,不敢轻易惹齐国。他一生都谨慎用兵,不轻易出战。
  三、 巧妙而高超的经济战略
  管仲不轻易言兵战,又要让别国臣服,使齐国称霸诸侯,怎么办?他是利用经济战略,不战屈人之兵的先驱典范。民以食为天,粮食在任何时候都是重中之重,特别是在经济不发达以农业为主的古代,尤显得极其重要。管仲敏锐地认识到这个问题,特别擅长于用粮食战略。齐国是西周开国功盖群臣的姜子牙的封地,本是一个海边的小国。姜太公被初次封到这里时,地不过方圆百里,而且很多是不适合粮食生长的盐碱地,粮食产量和人口都不多。齐国之所以在较短的时间里发展成为东方的强国,除了管仲搞的一系列政治经济改革外,与他的粮食战略有很大的关系。具体的脍炙人口的事例比较多,典型的有以下几例:
  1,降莱莒之谋。莒国和其邻近的莱国虽然算不上大国,但实力也不弱,要想用战争征服他们,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特别是莱国,早在齐国姜太公时期,莱国人就曾与齐人争夺过营丘(后为齐国的都城十三陵),可见其实力不弱。后来,齐国与莱国长期对立,谁也不服谁,谁也吃不掉谁。齐国要称霸诸侯,必须要先解决这个后顾之忧。一天,齐桓公和管仲讨论莱、莒两国的问题。齐桓公说,“莱、莒两国土地广阔、肥沃,又有特产紫草(染料作物),国力很强,有什么好办法能消灭了他们呢?” 齐桓公好武,他只知道,要降服一个国家,最好的办法就是出动大批的战车,摧毁他的城池,掠夺他的财富,灭了对方。管仲说:“主创业板急需补涨标的金现代,概念齐全,业绩良好公又想用武力征服吗?杀敌一千,自损八百,兵戎相见,代价太大。”齐桓公问:“仲父有什么好办法?”于是,管仲把自己早已想好的主意告诉了齐桓公,并慎重地说:“此事千万不得泄露,一旦泄露出去,前功尽弃,齐国将损失惨重。”齐桓公点头称是,于是一场经济战悄悄地打开了:
  庄山,位于齐国、莱国、莒国的三国交界之处。庄山蕴藏着十分丰富的铜矿资源,齐国虽然工商业非常发达,但对庄山的铜矿却一直没有进行开采。一天,庄山忽然来了大批齐国士兵,安营扎寨之后,一部分人上山采掘矿石,一部人在山谷中设炉冶炼。不远处的山坳里,还有人进进出出,入口处有人把守,闲杂人等不得入内。时间不长,庄山上的矿石开采出来了,冶炼的炉火也升起来了,矿石中的铜也被提炼出来了。冶炼出来的铜并没有运走,而是运进了旁边的山坳里。山坳内是一个铸币作坊,集聚了齐国最好的工匠,他们将铜锭化成水,倒进模具,铸成了铮亮的铜钱。钱币铸造出来后,也没有运走,而是藏在山坳的山洞里。不久,三国交界处的各个路口,到处都张贴着高价收购紫草的布告。紫草是制作染料的原材料,是莱国、莒国两国的特产。长期以来,紫草市场供求一直比较平衡,市场价格也比较稳定。但布告公布的收购价格,比平常的市场价格高出一倍。当时正是紫草的种植季节,但莱、莒两国的农人家里还有上年没有售完的紫草,听说齐国高价收购紫草,奔走相告,一传十,十传百,大家肩挑车载,纷纷将家里的紫草运到齐国设在边境的收购站售卖,狠赚了一笔。有些精明的人见紫草能赚大钱,连夜铲除地里的庄稼,改种紫草。莱国国君听说齐国高价收购紫草,高兴地对左右说:“铜币是人们最珍重的,紫草是莱国的特产,用莱国的特产去换齐国的铜钱吧!”说到得意处,莱国国君哈哈大笑说:“这样一来,齐国终将会被我们兼并掉。”于是,莱国人纷纷放弃粮食种植,改种获利丰厚的紫草。
  莒国的情况同莱国相似,莒国的国君公开号召国人大量种植紫草。第一年,莱国、莒国的农民将新收割的紫草肩挑车载地运到齐国的收购站。齐国在庄山已铸造了足够多的铜币,对于莱、莒两国农民送来的紫草不加限制,全部高价收购。如此一来,莱、莒两国的农民心里更踏实了。第二年,他们干脆不种庄稼,所有土地全部改种紫草。
  管仲见两国都弃粮种植紫草,心里暗暗高兴,待到第二年紫草收获季节,突然命令铸铜钱的兵士全部撤退,并下了一道命令:禁止进口莱、莒两国的紫草。当时正是紫草上市季节,莱、莒两国的紫草一下子堆积如山,卖不出去,成了柴火。因为大家都去种植紫草,不种庄稼,两国市场上粮食奇缺。粮食生产是有季节性的,周期很长,不是说种就能种得出来的。由于粮食奇缺,导致莱、莒两国市场的粮食价格暴涨,每钟粮食价格高达三百七十钱,还是有价无市。此时齐国市场上的粮食价格,每钟仅十钱。莱、莒两国的人民纷纷前来投靠齐国。从而,使莱、莒两国国力大损,不得不臣服于齐国。这件事犹如一阵风,立即传遍天下。各诸侯国无不佩服管仲足智多谋,同时,也对齐国产生一种难以言状的畏惧心理。一场漂亮的商战,让齐桓公大开眼界。管仲以商战服人,被征服者心悦诚服,输得没有一点儿脾气。
  2,服帛降鲁梁。鲁和梁的老百姓平常织绨,绨是一种丝线做“经”,棉线做“纬”织成的纺织品。齐桓公让鲍叔牙带兵攻打鲁国被曹刿论战打败,一直耿耿于怀,总想灭掉鲁国,但碍于鲁庄公的母亲文姜是他的亲姐姐,左右为难。管仲为齐桓公设计:鲁国百姓擅长织绨,织绨业是鲁国百姓赖以谋生的支柱产业。绨是一种色彩光亮,质地润滑的丝织品,管仲请齐桓公带头穿这种以高档丝织品为原料做成的衣服,并号召大臣们也都穿这种衣服。上行下效,齐国的百姓纷纷穿起了以绨为面料做成的衣服。一时间,穿绨织衣服成为齐国的一种时尚。绨的需求量猛增,市场上供不应求。管仲又下令齐国不准百姓织绨,致使齐国市场上绨的价格猛涨。这一天,管仲带着两名侍卫到市场上察看行情,见满街的人穿的都是绨织品衣服,布店里购买绨的人排成队,生意火暴。管仲凑过去,正看到有鲁国商人同布店老板谈生意。那商人从布店出来后,管仲让侍从把商人叫到一个茶楼和他面谈。管仲对鲁国商人说:“你给我贩来十匹绨,我给你们三百斤铜;贩来百匹绨,我就给你们三千斤铜。有多少要多少,但必须是鲁国、梁国所产的绨,其他地方出产的不要。”管仲给出的价格,超出市场价格一倍,对鲁国商人有巨大的诱惑力。如此好事,哪有不答应的道理,他立即同管仲签了约。
  鲁国商人回国后,向国人宣传齐国大量收购绨织品。鲁国、梁国的百姓一看织绨有利可图,纷纷放弃农业生产,转而从事绨的纺织。鲁侯、梁侯知道这个消息,以为发大财的机会到了。鲁国、梁国靠织绨换回齐国的铜,即使不向百姓征税,财政上单靠织绨的收入就很充裕了。于是,他们鼓励全国人民织绨。这样,鲁国人、梁国人在不知不觉中掉进了管仲给他们设的陷阱之中。就在齐桓公为管仲降服莱、莒两国,大摆庆功宴后不久,管仲派人到鲁国梁国去打探消息。探子回报,说这两国的人都在忙于织绨,在路上来回奔波的人,都与织绨有关,行人多得使路上尘土飞扬,十步之内连人都看不清楚,行路的如过江之鲫鱼,坐车的车轮相碰,骑马的列队而行。管仲听到这个消息,高兴地说:“主公,大喜,可以攻克鲁国。请主公脱去身上的绨面料做的衣服,改穿帛料衣服,命令朝中大臣不得再穿绨面料做的衣服,让百姓都不要穿绨衣服。同时,封闭边境关卡,严禁鲁国、梁国的绨进入齐国,断绝与鲁国、梁国的贸易往来。”齐桓公毫不犹豫地答应了。过了一段时间,管仲又派人到这两国去打探,探子回报,由于鲁国、梁国弃农织绨,农事因此荒废,齐国突然停止收购绨,造成这两国大量的绨积压,绨卖不出去,就没有钱买粮食。十个月后,鲁、梁的老百姓,没饭吃,饿得哇哇叫。于是,两国又命令百姓种粮食,可生产粮食不是三两个月就能生产出来的。两国缺少粮食,粮价暴涨,每石粮食的价格高达千钱,而此时齐国的粮价每石才十钱。遭受重击的两国一下子陷入困境,如此高昂的粮食价格,使两国的百姓难以承受,大批的两国难民纷纷涌入齐国。这些难民的流入,给正缺乏劳动力的齐国增加了一批生力军。由于齐国有新开垦的荒地三年免交赋税的优惠政策,这些涌入齐国的难民便各找荒地开垦,使得齐国大片荒地被开垦出来,齐国的经济实力因此而大增。鲁庄公虽然好斗,但由于在外交上的孤立、国力上的削弱、齐国军事上的威胁下,再也没有勇气,没有本钱与齐国斗下去了。终于,在母亲文姜的斡旋下,鲁国完全屈服于齐国。同样,梁国也臣服了齐国。
  3,买鹿制楚。管仲相齐后把齐国治理得很好,征服了许多割据一方的诸侯国,辅助齐桓公称霸中原。可是,楚国是个大国,不听齐国的号令,齐若不征服楚国,华夏就仍不能统一。齐桓公和大将都想率领重兵去攻打楚国,以兵威震慑楚国称臣。管仲连连摇头,说:“楚国是大国,齐楚交战,旗鼓相当,一阵拼杀,把我们辛辛苦苦积蓄下来的粮草会用光,而且齐楚两国都会有万人的生灵将成为尸骨,这样不行,我自有办法。”一天,管仲派了100多名商人到楚国去购鹿。当时的鹿是较稀少的动物,仅楚国才有,但人们只把鹿作为一般的可食动物,两枚铜币就可买一头。管仲派去的商人在楚国到处扬言:“齐桓公好鹿,不惜重金购买。”楚国商人见有利可图,纷纷加紧购鹿转卖给齐国,起初三枚铜币一头,过了十几天 ,加价为五枚铜币一头。楚成王和楚国大臣闻知后,很是兴奋,以为齐桓公好鹿,必然蹈卫懿公好鹤而亡国的覆辙,繁荣昌盛的齐国即将遭殃。
  卫懿公好鹤的故事是这样:他爱好养鹤,如痴如迷,不好好治理国家。不论是苑囿还是宫庭,到处有丹顶白胸的仙鹤昂首阔步。许多人投其所好,纷纷进献仙鹤,以求重赏。卫懿公把鹤编成队都给起了名字,由专人训练它们鸣叫、和乐舞蹈。他还把鹤封有品位,供给俸禄,上等的供给与大夫一样的俸粮,养鹤训鹤的人也均加官进爵。每逢出游,他养的鹤也分班随从,前呼后拥,有的鹤还乘有豪华的轿车。为了养鹤,每年耗费大量的资财,为此向老百姓加派粮款,横征暴敛,民众饥寒交迫,怨声载道。周惠王十七年(公元前660年)冬,北狄(今大同一带)人聚两万骑兵向南进犯,直逼朝歌。卫懿公正欲载鹤出游,听到敌军压境的消息,惊恐万状,急忙下令招兵抵抗。老百姓纷纷躲藏起来,不肯充军。众大臣说:“君主启用一种东西,就足以抵御狄兵了,那里用得着我们!”卫懿公问“什么东西?”众人齐声说:“鹤”。卫懿公说:“鹤怎么能打仗御敌呢?”众人说:“鹤既然不能打仗,没有什么用处,为什么君主给鹤加封供俸,而不顾老百姓死活呢?”卫懿公悔恨交加,流着眼泪说:“我知道自己错了。”于是,他命令把鹤都赶散,朝中的大臣们分头亲自到老百姓中间讲述卫懿公悔过之意,才有一些人聚集到招兵旗下。卫懿公亲自披挂带领将士北上迎战,军心不齐,缺乏战斗力,到了荧泽(朝歌北)又中了北狄的埋伏,很快就全军覆没,卫懿公被砍成肉泥,卫国灭亡。
  楚王和大臣以为齐桓公是第二个卫懿公,高兴得不得了,在宫殿里大吃大喝,等待齐国大伤元气,他们好坐得天下。管仲却把鹿价又提高到四十枚铜币一头。楚人见一头鹿的价钱与数千斤粮食相同,于是纷纷放下农具,做猎具奔往深山去捕鹿;连楚国官兵也停止训练,陆续将兵器换成猎具,偷偷上山去捕鹿。一年间,楚地大荒,铜币却堆积成山。楚人欲用铜币去买粮食,却无处可买。管仲早已发出号令,禁止各诸侯国与楚通商买卖粮食。这样一来,楚军人黄马瘦,战斗力大失。管仲见时机已到,就集合八路诸侯之军,浩浩荡荡,开往楚境,大有席卷楚国之势。楚成王内外交困,无可奈何,忙派大臣求和,同意不再割据一方,欺凌小国,保证接受齐国的号令。这样,管仲不动一刀一枪,不杀一人,就制服了本来很强大的楚国。
  4,买狐皮降代国。代国出产狐皮,管仲劝齐桓公令人到代国去高价收购狐皮,造成代人放弃农业生产,成天在山林之中去捉狐狸,但狐狸却少得可怜,“二十四月而不得一”。结果是狐皮没有弄到,农业生产也耽误了,没有粮食吃,导致北方的离枝国乘虚侵扰。在此情况下,代国国王只好投降齐国,齐国一兵未动而征服了代国。
  管仲是善用、巧用经济战略大师级的高手,就这样,不费下周,这个板块要爆发!一兵一卒,齐国臣服占领了30多个诸侯国,成为春秋初期的霸主国。齐桓公和管仲号令诸侯,无国不敢不从。管仲不轻易言兵战,运用经济战略的高超谋略影响后世几千年,使“上兵伐谋,其次伐交,其次伐兵,其下攻城”成为兵家的座右铭,成为历朝历代的行为准则。太史公赞曰:“管仲,世所谓贤臣”,“善因祸而为福,转败而为功,将顺其美,匡救其恶,故上下能相亲也;是以齐国遵其政,常强于诸侯。呜呼!如管子者,可以光国史矣!”

  作者简介:王天成,陕西临潼人,出版学术著作:《职称的由来及沿革 》(陕西人民教育出版社)、《历史这样说》(人民日报出版社)、《中国八大依法治国名相》(美国学术出版社)及长篇小说《转折》《路》(太白文艺出版)、《股惑》(中国经济出版)、《西京轶事》(三联中文出版社)等。


      半导体概念龙头个股建议收藏转发。那昏君唬得呆呆挣挣,口不能言,战兢兢的教:“收了去!收了去!”那假唐僧忍耐不住,收了法,现出本相,对昏君道:“陛下全无眼力!我和尚家都是一片好心,惟你这国丈是个黑心,好做药引。”刘姥姥笑道:“姑娘说那里话,咱们哄着老太太开个心儿,可有什么恼的!你先嘱咐我,我就明白了,不过大家取个笑儿。我要心里恼,也就不说了。反复缩量磨盘只为后市涨的更好!。热点龙头首次分歧战法。”大圣闻言,忍不住呵呵大笑,用手扯着老者道:“不要说!不要说!那妖精与我后生小厮为兄弟朋友,也不见十分高作。那一个,展鸳衾,淫兴浓浓;这一个,束褊衫,丹心耿耿。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