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查看: 6|回复: 0

忘神 第二部_第二部忘神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1-4-5 10:42:0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十年后的开始
  “我叫李诺,今年十岁,当然这得按照冥界的时间来算,我还有一个哥哥祝承,一个弟弟祝言,问起我们的父母?他们,算了,见了他们就知道了。”一我为什么要炒股?我真的只是一个赌徒吗?个少女低语练习着自我介绍。
  “诺儿(er话音),干嘛呢?”一个少年走过来。
  “哥,爸和妈呢?”李诺问。
  “妈去帮爸处理账务去了,估计很快就会来了。”少年回答。
  “言儿(er话音)呢?”李诺问。
  “看书呢,你也别玩了,看书去吧,爸妈马上就回来了,爸可是说了,会检查我们看书的情况的。”少年无奈。
  “哥,难得爸妈不在,你就让我少看会吧?”李诺撒娇。
  “你和我们俩明明同样是妈一起生下来的,怎么和我们完全不一样?”少年叹气。
  “我能怎么办,你和言儿完全继承了爸的颜值和妈的智商,我呢?除了继承了妈的颜值,还真不知道继承了什么?”李诺无奈。
  “想知道?”一个声音传来。
  两个人颤栗。
  “爸,你们回来了?”李诺强撑着,笑着走过去。
  “诺儿,书看到怎么样了?”朱慈进来。
  “妈妈呢?”李诺问。
  “她在后面呢,承儿(er话音),言儿呢?”朱慈问少年。
  “啊,言儿啊,看书呢。”祝承回答。
  “你看完了吗?”朱慈问。
  “看完了。”祝承回答。
  “诺儿呢?看完了吗?”朱慈问。
  “没有呢,这就去。”李诺想溜。
  “你是不是一点都没看?”朱慈问。
  “嘿嘿,爸~”李诺撒娇。
  “今天不看完不许睡觉。”朱慈盯着李诺。
  “爸,不带这样的,你那么宠妈,怎么就这么不宠着我?”李诺叹气。
  “我要是不宠着你,你这会已经已经挨打了。”朱慈强忍笑意。
  “爸~”李诺撒娇。
  “去看书去,不然,真的会挨打。”朱慈挥手。
  “唉,溜了,溜了。”李诺无奈。
  “明知道不行,你还要试试。”祝承叹气。
  “去,盯着你妹妹和弟弟去。”朱慈捏了一下祝承的脸颊。
  “知道了爸。”祝承带着李诺离开。
  “唉,真快,转眼这仨小兔崽子也十岁了。”朱慈叹气。
  “还快啊,这么多年,我们可是连二胎都没要。”李心逝笑着进来。
  “丫头,当年我就应该带你去减胎,这仨熊崽子,没少让你费心。”朱慈抱起李心逝。
  “好在这三个小崽子很听话,不用我们太担心。”李心逝搂着朱慈的脖颈。
  “不听话,那不好解决啊,那就要个二胎好了。”朱慈笑。
  “阿慈。”李心逝眼神示意。
  朱慈看了一眼,瞬间会意。
  三个小耳朵躲在某个角落偷听着两个人的对话。
  “哼哼,丫头,我们连夜造一个二胎吧?”朱慈眨眼。
  李心逝瞬间心领神会。
  “好啊,那仨孩子国王大怒道:“是谁放上此物?”龙座后面,闪上三宫皇后道:“我主,是梓童亲手放的山河社稷袄,乾坤地理裙,却不知怎么变成此物虽然很乖,但是,总觉得缺少了点我们的灵气,那就在来一个?”李心逝强忍笑意。
  “这次,你可以给我生个和你一样的女儿吗?”朱慈也在强忍着不笑。
  “那就看你给我的种随谁了。”李心逝已经快忍不住了。
  “有着仨小崽子的股海人生:贷款炒股,绝不靠谱。前尘,肯定不能让她步他们的后尘。”朱慈继续。
  “爸,妈。”三个孩子想得了水的鱼一样,一下蹿了出来。
  “不看书了?”朱慈幸灾乐祸。
  “不不不,看,在此之前,我们想确定一件事。”
  “什么事?”朱慈问。
  “爸,你舍不舍得让妈疼?”李诺问。
  “不舍得。”朱慈回答。
  “嗨,放心了。”三个孩子松了口气。
  “不过我不介意陪产。”朱慈笑。
  “哎?”三个孩子紧张。
  “哼哼,听说陪产生下来的孩子会继承我们的优点,且融合的最好。”朱慈继续逗三个孩子。
  李心逝折已经笑的不行。
  “不,不,不,我们拒绝。”三个孩子异口同声。
  “给我个理由。”朱慈一脸正紧。
  “我们可不想再带一个女孩了。”两个男孩看着中间的李诺。
  “……”朱慈看着三个孩子。牛市第二波行情启动?
  “哈哈哈。”李心逝彻底笑开了。
  “三个熊孩子。”朱慈有点崩。
  “大人,小大人。”潘多拉进来。
  “怎么了?姐姐。”朱慈问。
  “今天风儒和子衿的女儿今天满月。”潘多拉回答。
  “上次去,还是子衿怀孕,去看看?”朱慈问。
  “好。”李心逝点头。
  三个孩子的眼神瞬间亮晶晶。
  “舅舅家的小妹满月了啊。”三个人兴奋。
  “熊孩子们,去吗?”李心逝问。
  “能去吗?”三个孩子高兴。
  “走吧。”朱慈抱着李医药生物行业中期业绩预告:总体符合预期,持续关注医疗器械板块心逝。
  朱慈抱着李心逝带着三个孩子去了神界。
  “哇。”三个孩子看着整个神界。
  “明明来了很多次了,还是那么兴奋。”李心逝无奈。
  “我们常年住在冥界,熊孩子们对这新奇很正常。”朱慈抱着李心逝继续往前走。
  “唉。”李心逝看着三个孩子兴奋的左看右看。
  “妈妈,我想要个这个。”李诺指着什么。
  顺着林指的方向,那是糖葫芦。
  “糖葫芦?”李心逝怔了一下。
  “妈妈,我也想要。”祝言小声。
  “我也想要一个。”祝承低声。
  “你吃吗?”朱慈问李心逝。
  “嗯。”李心逝点头。
  “老板,来五串。”朱慈说。
  “爸爸,你偏心,从我们会走了以后,你只抱妈妈,都不抱我们。”李诺看着朱慈抱李心逝,小嘴都撅上天了。
  “怎么,不满意?”朱慈问。
  “嗯。”李诺点头。
  “你可以考虑下次在家,这样就可以避免看我抱着丫头到处走了。”朱慈笑。
  “那算了。”李诺怂了下来。
  “小崽子。”朱慈笑。
  到了风儒的家。
  “木子,祝慈,这!”风儒挥手。
  “可以啊你,风生水起啊。”李心逝捏了一下风儒的手臂。
  “嘿嘿,还是你们帮了我,否则,我还真难。”风儒笑。
  “你们来啦。”森子衿见五个人来,特别高兴。
  四个大人聊天,三个熊孩子围着风儒和森子衿的孩子左看看右看看。
  这时,森子乔和武城苳带着孩子回来了。
  “阿慈,你们回来了?”森子乔看着两个人。
  “刚回来。”朱慈笑。
  “真是快,才十年,只剩厉萨和薇薇没有孩子了。”武城苳看着五个孩子围城一团,看着风儒和森子衿的孩子。
  “是挺快,你们已经有两个孩子了。”李心逝笑。
  “对了,有件事。”森子乔在两个人身边坐下。
  “什么?”朱慈问。
  “有个叫惠(姓氏之一)赫的人要见你。”森子乔回答。
  “惠赫啊?”朱慈皱眉。
  “阿慈。”李心逝抬头。
  “她在哪?”朱慈握着李心逝的手。
  “在去往主神殿的路上。”森子乔回答。
  “去见见她。”朱慈抱起李心逝,“孩子现在你们这放一会。”
  “好。”森子乔点头。       精准买入东岳硅材。”说的林黛玉嗤的一声笑了,揉着眼睛,一面笑道:“一般也唬的这个调儿,还只管胡说。`呸,原来是苗而不秀,是个银样め枪头。'"宝玉听了,笑道:“你这个呢?我也告诉去。一个小散的成长史。瑞铭:新的开始,竞价上车吃涨停。行者暗笑道:“这厮真个如烧窑的一般,筑煤的无二!想必是在此处刷炭为生,怎么这等一身乌黑?”那怪厉声高叫道:“你是个甚么和尚,敢在我这里大胆?”行者执铁棒,撞至面前,大咤一声道:“不要闲讲!快还你老外公的袈裟来!”那怪道:“你是那寺里和尚?你的袈裟在那里失落了,敢来我这里索取?”行者道:“我的袈裟,在直北观音院后方丈里放着。”沙和尚道:“我认得他那里,等我寻师父去。”藕官正没了主意,见了宝玉,也正添了畏惧,忽听他反掩饰,心内转忧成喜,也便硬着口说道:“你很看真是纸钱了么?我烧的是林姑娘写坏了的字纸!"那婆子听如此,亦发狠起来,便弯腰向纸灰中拣那不曾化尽的遗纸,拣了两点在手内,说道:“你还嘴硬,有据有证在这里。我只和你厅上讲去!"说着,拉了袖子,就拽着要走。宝玉忙把藕官拉住,用拄杖敲开那婆子的手,说道:“你只管拿了那个回去。实告诉你:我昨夜作了一个梦,梦见杏花神和我要一挂白纸钱,不可叫本房人烧,要一个生人替我烧了,我的病就好的快。所以我请了这白钱,巴巴儿的和林姑娘烦了他来,替我烧了祝赞。原不许一个人知道的,所以我今日才能起来,偏你看见了。我这会子又不好了,都是你冲了!你还要告他去。藕官,只管去,见了他们你就照依我这话说。等老太太回来,我就说他故意来冲神С,保Щ我早死。运输设备航空。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