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查看: 5|回复: 0

谁能帮帮我_谁能帮帮我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1-4-8 14:21:1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法律的公平、公正在哪里????
  残疾老人被人半夜入室打伤、泼尿侮辱,为什么至今行凶者依然逍遥法外?是公安机关执法力度不够!还是当地政府不作为??
  案件发生在2020年7月10日半夜11点左右,至今已经过去大半年了。当天白天下大暴雨,我家门前是邻居程道华家把农田改建的养鱼塘,水平面和我家相差还没一米,我家房基离田也就一米左右。我家地基等于就是泡在水中,家里都进水了。我母亲给政府和村书记打电话,他们都住在镇上,因为雨大来不了,让自己想办法排洪。我父母都是残疾人,我母亲冒雨去鱼塘边排水,程道华家不让排,和我母亲发生争执,我母亲被他们打伤,鲜血淋漓,我母亲水没排成哭着回家(程道华家多年来一直欺压我家,因为我们又是外地搬迁过来的外姓人,他们程家是大姓,我父母亲都是残疾人,没什么反抗能力,知道他们的人都叫他们老实人)。农村人晚上一般都是吃完饭收拾一下就早早睡觉了,我母亲她们睡到半夜11点左右的时候,听见外面有人打砸门的声音,不知道是谁,又有什么事?我母亲被惊醒起床开门看看究竟,谁知道门一开就被按倒在地拳脚相加,都不知道为什么被打,被谁打?只知道叫救命。我父亲耳背的很,被惊醒起来,我母亲已被打得动弹不得,更可恶的事还被行凶者泼尿侮辱!还好我母亲把行凶者的头发死命抓住不放,我父亲才看清是程道华家的两个女儿,不然让她们跑了都不知是谁打的了,我父亲只知道问她们想干啥?也不敢上去劝阻、拉开一下,他是被吓着了呀。两个行凶者打骂挣脱之后扬长而去,我母亲在地上昏迷不醒,我父亲惊吓过后才给我打电话,我在外地打工,听到此事感到很震惊,赶紧给妹夫打电话,让他回去把我母亲送医院并报警,凌晨警察到医院做完笔录(我母亲全身青紫浮肿,到处疼大盘已至关键位,下周一走势预测!痛),然后去我家看现场,邻居程道华家已经一个人都没有在家(他两个女儿都在广元市居住,当天晚上冒雨开车回娘家来把我母亲打伤侮辱后,把她父母连夜接到广元市去了),她们就不怕把人打失手出事了怎么办吗?简直是无法无天,嚣张之极!
  从我们报警后,我母亲住院到出院,派出所再没去了解过伤情,也没向我们问询或透露过和案件有关情况,更没去周围邻居家走访一下,他们并不知道在当地的影响是多么的恶劣。我母亲出院后,去派出所找他们,又被他们两次录口供,还被要求调解,当时在调解的过程中,行凶者态度还是那么嚣张恶劣,我父母亲不懂法,难道身为警察也不懂吗?半夜入室打人致伤(两个成年人打一个残疾老人),还泼尿侮辱,难道没违反刑法吗?让受害者怎么去原谅她们?她们行凶过后有去医院或者家里去看望并道歉吗?不但没有,我母亲出院回家休养期间,她们包括她们的父母还继续恶语相向,处处刁难羞辱我母亲,甚至嚣张的说打了你们又怎么了?有本事去吿呀,你们不吿我,倘若府上有甚么丢砖打瓦,锅叫门开,老孙便能安镇我就吿你们了。是谁给他们的勇气敢这么做?背后得多大的势力才敢这样目无法纪,肆意妄为!又难道他们的儿子是律师就可以无法无天,什么都能给你家摆平了吗?(事后第二天我一亲戚和他儿子微信上问他为什么这样打人?他做律师的回复的是,谁让我母亲打他母亲,这是一个律师该说的话吗?他是知道并支持他的两个妹妹去打我母亲嘛,支持犯法,请问配做律师吗?)我们社会底层人就没有反抗的余地了吗?就该被欺压了吗?就没人管得了他们了吗?不过,现状的确如此,村书记说他家的事我惹不起,我不过问,有矛盾你们自己去解决,我母亲去找镇政府,镇长说谁让你来的,赶紧走开,我给镇长打电话,他回答我说不知这事,然起步股份辛选战略合作发布会后挂了电话。我就不知道了?程道华家的后台很大吗?连政府都害怕了?不敢管了?当初答应解决的事也没有然后了?镇政府当时要求程道华们,养鱼塘本是农田,不准养鱼,水位必须降到20公分以下,因为周围全是房屋,成年人都在外打工,在家的都是老人小孩,没有任何防护措施,安全隐患极大,可是到目前为止,仍然是原状,我家地基现在已经下沉了,房屋到处是缝,我真担心我在外打工的时候,房子出大问题了,两个残疾父母会怎样?我父母亲自幼残疾,这么多年从没享受过任何国家补贴,什么低保、特困户的更加别想,多次被村里人提名考虑,也被村书记的父亲和程道华家给干扰取消了(村书记家和程道华家是一大家人),村里人只能表示同情。我也知道这是农村的潜规则,所谓的低保、特困户补助都让关系户或者惹不起的人享受了,真正需要帮扶的人却得不到的。镇政府高高在上,也从不下基层走访过问一下,只关心他们的快将芭蕉扇来搧息火焰,教他无灾无障,早过山去;不然,上天责你罪愆,定遭诛也政绩,可他们的政绩又在哪里?国家政策很好,大把的扶贫资金,大量的扶贫项目,可老百姓真正受益了吗?那么多资金去了哪里?那么多项目就没有一个成功的吗?反正苦的都是老百姓,钱也是国家出的,有没有效果无所谓,政府每年反正干事了,年终总结也是报喜不报忧,这就是他们的政绩!!!!反正基层的事上级政府也没空闲时间过问的?老百姓大多不懂法,当官的说什么就是什么。农村换届选举也是上面内定了的,公选投票也就是敷衍一下老百姓罢了,有村民提出疑问,还被冠上扰乱会场的罪名,我就奇怪了?在校学生可以提为村干部候选人名单吗?这么庄严的选举也能儿戏么?村民提个意见就不行吗?还你怎么敢吃他师父!快早送出去还他,不要惹那猴子说什么上报启动应急措施,这是想镇压吗?这是强制要老百姓按他们当官的要求来办嘛,那还要老百姓投什么票呢?直接剥夺了他们的公民选举权利就行了嘛!!真是官不大,威风不小,当着父母官,却不为人民办实事。希望上级政府能重视一下地方政府的一些不作为、乱作为!!
  我为母亲这事回家也好几个月了,也去派出所好几次了,我们把我母亲住院期间的所有资料,我们做的司法鉴定都交给派出所了(我们是十月份交的鉴定结果),过了两个多月后派出所才说我们做的鉴定他们不认可,把我母亲带去南充川北医学院做的鉴定,鉴定结果和我们做的差别极大,我母亲肋骨被打断两根,我们做的是轻伤二级,川北医学院做的是骨头没完全断开,是轻微伤。我们不服,申请派出所再次鉴定,派出所通知我们去成都华西医学院做鉴定,说联系好了,可我带母亲去华西后,华西不做,说应该去公安机关的鉴定中心去做,因为法医鉴定和医学鉴定是两个概念,他们做不了。程俊明警官当时向领导打电话说明情况,领导叫回广元市局做,我们当天返回(3月5日),程警官叫我们回家等通知,我等了三天,给他打电话问什么时候去,程警官回我说广元市局不做,我们可以自己去法庭起诉,我问他你们派出所不结案,我该以什么来起诉?是刑事诉讼还是民事?他又回我说他又联系鉴定中心,让我们等他通知,第二天就通知我们去绵阳做,这次是派出所开车去的(2021年3月11日),何忠良、程俊明警官开车,到绵阳鉴定中心后,鉴定中心说他们的鉴定结果会和川北医学院鉴定结果是一样的(因为他看见川北医学鉴定书上有他老师的签名),问我们做不做,当时何忠良警官说这个钱是派出所出,我们当事人无权反对,我和母亲也知道是反对不了的。不知道为什么?何忠良警官对我和母亲说话很不客气,我记得我去派出所追问案件处理的怎么样了我就说了一句,我父母都是残疾人,被人打成那样,人心都是肉长的,如果处在你们身上,你们会怎么感受?何忠良警官当时给我发火,说我说话难听,他不想听我说话,他说我父母残疾又不是他们造成的,他的父母也没惹我们,少在他面前提他父母,他反感。当时派出所那么多人,弄得我和母亲好难受,这次到绵阳也是,在路上对我母亲就是一通吼,中午吃饭时也说我们的路费应该自己拿,他们派出所没义务替我们出路费,可开始是你们派出所说的费用你们出的呀,并且到目前为止也只给我报了一趟路费,其他的都没说给不给我们?我只想问一下何警官,我们又不是犯罪嫌疑人,你怎么可以那样态度对待我们?是嫌我们看不清形式给你们找麻烦了吗?我们只是想为母亲被人半夜入室打伤、被侮辱要个说法好不好,你们这么长时间没处理下来,我们不该过问一下吗?你们就是这样保一方平安的吗?
  希望有关部门能不能过问一下,还我母亲一个公道,给社会一个和谐共处的环境,让一切黑恶势力消散于无形,真正做到有黑必打,有恶必究,让大家都知道法律是神圣不可侵犯的!也让我们在外打工的人能安心挣钱养家。
  刚收到派出所的结案通知,说不给立案,真不知道他们凭的什么这么肯定?

      还是持有它-川仪股份。。”湘云说道:“这用时事却使不得,两个人都该罚。多投资机构点评神州信息半年业绩:金融科技战略卓有成效,市场持续领跑。”妙玉仔细瞧了一瞧,道:“原来是你。北上资金回流市场上行布局周期成长赛道。德尔股份下跌考验。日子过的太失败。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