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查看: 4|回复: 0

在青春浪漫的日子里 八零后大学校园生活_日子里校园生活青春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1-4-8 17:20:1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第一章 初次相见

  9月初的一个下午,椰城的天空碧蓝如洗,奔波了一天的太阳已走到了西边天空AR+5G+云计算登堂,所有屏幕皆退场,科技巨头绘出史上最大一张蓝图的下半部,但它依然大方又猛烈的把阳光撒向大地,撒向椰城,撒向椰城的高楼大厦和地面上的一切。

  雄性生物们的荷尔蒙在闷热的下午依然旺盛的分泌着,空气中散发着一股骚动的浓烈气息。

  奥林匹克花园站开往大学城的椰城35路公交车,满载着一车乘客在城市的大道上行驶着,路边的高楼、车辆、景观树和行人在车窗外不断的快速退去,慢慢消失。

  车上一个看起来挺文静的大叔,他戴着一副眼镜、正视前方的眼睛透出一丝难以被人捕捉到的猥琐,他小心翼翼的利用自身身体作为阻挡,手却有意无意的触摸在他前面女生那性感的屁股上,那女生身材高挑匀称。

  眼镜大叔用他的猥琐是我暗跟他去,变作个螃蟹,偷了他所骑的辟水金睛兽,变了老牛的模样,径至芭蕉洞哄那罗刹女行为完美的证明了人的不可貌相,坏人不一定都长得面目狰狞、凶神恶煞,好人也不一定都长得慈眉善目,正义凛然。张无忌的妈妈也说过,越漂亮的女人越会骗人,越不能相信。如果张无忌的妈妈此刻也在这公车上,估计她会再告诉张无忌,看起来越文静的大叔可能越猥琐,越色狼,是个坏蛋。

  从被摸女生那毫无警觉的表情可知,她估计还未在意身后大叔是有意而为,一定误以为是由于剩客过多拥挤或者是乘客之间正常流动时产生的触碰。

  当她隐约的确定这好像是后面有人故意而为时,她平静的心立马变得羞愤又害怕起来,她不断的往后挪了挪脚步,她想用这个动作暗示身后的人,她已经知道他的恶心之举,也想让对方别再碰她了,可没过多久,屁股后面那只让她作呕的手又时有时无的摸在她屁股上。

  恶心有时不只是身体不舒服时胃部特有的生理反应,或是吃饭时夹到死苍蝇无法控制的呕吐感,更是女生在满是乘客的公车上公然遭遇咸猪手时的反应。被猥琐大叔摸着屁股的女生现在就有一种说不出的恶心感,是那种比吃饭时夹到苍蝇时还难受的恶心。

  女生内心充满恶心的同时,更燃起了匆匆的怒火,估计任何一个正常的女生在公车上遇到这种色狼都会有如此反应。

  怒气灌顶的女生越想越气,她很想转过身,然后给她身后用手摸她屁股的家伙狠狠的一巴掌,那怕把家伙扇出地球,都不足以发泄她内心的怒火,可女生与生俱来的胆怯感让她不得不否定了这个想法,因为她不敢确定车上的人会不会帮她,万一这家伙出手打她了怎么办,她更害怕这个坏蛋认得她,以后报复她,想到这些她只能任由怒火在自己的心里燃烧,把反击这可恶家伙的想法恶狠狠压制在自己的心底,隐忍不发,她现在最渴望的事就是这公车赶紧到她所要下的站台。她已经给寝室的人发了信息,让她们在哪里等她。

  女生身后的色狼大叔,好像有洞察女生心里所想所思的超能力,知道女生不敢反抗不敢声张,顿时快感和得意愈发的从他平静的表情下浓烈的散发出来。

  猥琐大叔用他的行动在证明着,当罪恶的欲望需要快感来满足的程度压过了理性,所有的羞耻感将被动的消失,人的动物性将自动的暴露无遗,那怕是在公众场合都如此。

  站在女生后侧的符超,色狼大叔的龌蹉行为他也慢慢注意到了,只是刚开始时他还没那么确认这是故意而为之,经过一个站点路程的时间观察,他才确认无疑。

  眼前的这一幕让符超想起了三年多前的事,那时他读初三,跟他同校同级的堂妹符钰琪在校园内被两个同是初三的混混男生调戏。这两个混蛋全然不顾堂妹哀求,对着堂妹动手动脚,极度猥琐,当时路过目睹了这一幕的符超怒到上牙打下牙,一路飞奔过去要解救堂妹于危难之中,可惜身体和力气都很弱小的符超不仅没能解救自己的堂妹,自己还挨了一顿暴揍,因这事感到奇耻大辱的符超从此以后把锻炼身体、练习武术当成了一种习惯,也由此对那些公然猥琐女生的男的憎恨入骨。

  符超看着色狼大叔的所做所为,先是故意咳了几声,他想通过这样的方式提醒色狼大叔该收敛了,这样谁也不至于难堪,哪知符超这两全其美的善意提醒,色狼大叔不知道是听不懂还是根本不当回事,丝毫没有见到他要收敛的意思,那只手又是时有时无的摸在女生那性感的屁股上。

  这下,符超不再顾虑色狼大叔的面子,他怒火中烧的转过身,用他天生充满正义感的两眼直视着色狼大叔,接着一拳狠狠的打在猥琐大叔正摸在女生屁股的那手上,并大声的质问道:“你老是用手乱摸人家女生干嘛?”

  符超这一声让旁人听起来近乎嘶吼般的质问,就像正义的警察叔叔吼向正在行窃的小偷。

  色胆包天、命犯克星的猥琐大叔手被符超这一拳重击,痛得本能的喊了“啊”的一声,接着听到符超这大吼般的质问,这忽然发生的一幕他毫无心里准备,整个人呆呆的愣住了。

  反应过来的猥琐大叔看了看高个体健、一脸正气的符超,此刻他那透着胆怯的双眼再无法看到先前露出的快感和得意。

  猥琐大叔面对着符超,他既不敢发怒还手,也不敢争辩,只是把自己被打痛的手收回插进自己的裤子口袋里,然后低头不语。

  也许这就是不怕坏人怀,只怕坏人遇到好人强。

  符超这一声充满底气和震慑力的大声质问,吸引了全车乘客的目光齐刷刷射向了猥琐大叔。自知自己犯错理亏的猥琐大叔发现自己正处在众人的目光之下,自己就像当年被人民公审的汉奸,狼狈不堪,这时公车正好到站点的停下,他趁 三藏教行者解开包袱,取出大唐的几文钱钞,送与老渔着车门打开的那一刻,急不可待得挤过人群一溜烟下车跑了。

  看着车窗外猥琐大叔远去的背影, 全车的乘客们顿时掌声响起。

  女生这时也转过身正对着符超,白皙又美雅的脸泛着微红,明澈的双目没了先前的羞愤和害怕,面怀诚意的笑着超符超弯腰施礼,用着温和中饱含感激的语气连说了好几声谢谢。

  女生这一感谢举动让没有来得及反应的符超一时不好意思起来,眼睛都没敢好好正视女生多一眼,只是急匆匆又羞气十足的连说了几个“没事没事。”

  害羞的符超和害羞的女生说了这两句简短的对话后就再没有任何的交流,这时公车刚好驶进了高山村站, 和女生毫不相识的符超在这一站下了车,他每次坐公交”那昏君闻言十分听信,对国丈道:“何不早说?若果如此有效,适才留住,不放他去了都习惯在这个站点下车,再走一个站点几百米的距离就回到师大的寝室,他把这当做回到学校打篮球前的热身运动,这是他最近养成的习惯。

  在行人不是很多的人行道上,符超一路快速的走着,身材挺拔,充满青春活力的他显得一脸的轻松和平静。

  没多久之后,脸上汗水渐出的符超推开312寝室的门时,只见住着四个人,每边靠墙各放两张高脚床的寝室里,只有老王戴着耳机,坐在床下桌面凌乱的桌子前专心致志盯着电脑打着游戏。

  老王玩游戏时的专注,可以说达到人和电脑的统一,别说寝室有人进来他没注意,估计有人搬走他的床他都不知道,要不是符超用手拍了拍他的右肩膀并恶作剧的大喊一声老王同志,他还真不知道符超已经进来有一会了。

  老王这个称呼,源于开学后312寝室第一次集体去采购日用品,那是在师大南门的大润发超市,超市的导购员小女生,一看到第一个走进超市的老王长得人高马大,一脸的早熟又粗矿,于是用温柔又热情的语气向老王推销洗发产品,可开口的第一句话把老王喊作叔叔,原本进店时一脸晴天的老王同志听到小女生叫他叔叔,脸色立马由晴转多云,正要进一步由多云转阴时,反应挺快的小女生看懂了老王的表情,知道自己刚才说错了话把老王“喊老”了,于是立马用甜美的笑容热情的跟老王赔笑套近乎,一声声帅哥的对着老王温柔叫着,看着人家小女生笑嘻嘻温柔的喊他帅哥,老王心情立马又由多云转晴,最后还经不住人家小女生的热情推销,买下了人家推销的一大堆洗发沐浴产品。老王这个称呼就是从那时开始叫的。

  看着玩游戏的老王,符超才想起来,以前的这个时间点,寝室里一般是没有人的,自从上个礼拜老王买了电脑之后,老王才变成了此刻寝室里的独守者。

  “马飞和小刚他们呢?”符超看着和他对床的马飞和小刚床上凌乱放着的他们换下的衣服问道。

  “他们。。。。。。好像。。。。。”老王顿了一下,然后说到:“我也不知道他们去哪里了。

  是的,马飞和小刚出门时,老王在专注的玩游戏,他没问他们去哪里了。

  “他们是不是打篮球去了?”符超猜测的问道。

  “哦,这两个哥好像去打篮球了。”老王不太肯定的说道。

  听了老王的回答,符超的眼睛也扫向每天都放置篮球的寝室墙角,球已经不见了。

  “一起去打球吧?”符超热情的邀请老王。

  “不去,我游戏正在升级呢。”老王拒绝得很坚决。

  老王说完,两眼盯在电脑屏幕上,申着手拿起键盘旁边的美年达喝了一口。

  “走吧,一起去吧!”符超似乎很有耐心。

  “真不去,走不开咯!”老王依然不为所动。

  “那好吧,只是你这样整天打魔兽啊,再不运动,你这身材真的成魔兽了。”符超调侃着说道。

  “超哥,你是羡慕我胖吧?我都不怕胖你还担心什么呢,哈哈!”老王语气满不在乎。

  “行,你不去,那我去找他们了。”符超放弃了说服老王。

  “赶紧滚吧,我一会还陪我女朋友QQ视频聊天呢。”老王看了看电脑右下角的时间说道。

  “行吧,再见!老王同志。”符超说完随手关上寝室的门。

  寝室里,老王满是胡渣子的胖脸上又套上了耳机。

  第二章 遇见暗恋的女生

  或许是天气过于闷热,或许是临近晚饭时间,诺大的师大篮球场上打球的寥寥无几,只有马飞和小刚两人在一对一的打篮球,冷清的球场显得更空旷了。

  天气的闷热,让跑动多时的马飞和小刚都汗流浃背,宽松的篮球衣紧贴在他们白皙而强健的肌体上,布满汗滴的脸庞散发出他们这个年龄段特有的青春气息。

  “我来也!”刚篮球场边上的符超表情夸张的大喊一声。

  符超一边说一边递给马飞和小刚一人一瓶哇哈哈。

  “谢谢!”马飞和小刚几乎异口同声说道。

  “超哥,咱们历史文化学院04年级要组建院篮球队,你要参加吗?”马飞边说边盯着防守自己的符超,来回的运球。

  “是啊,听说军训完国庆长假后学校大一年级篮球联赛就开始了。”正走到长边休息的小刚说着。

  “我不参加。”符超边说边脚步快速移动,弯腰申手欲抢夺马飞手中的篮球。

  “加入吧,到时一起打比赛热闹。”马飞边说边投出了手中的球。

  “是啊,超哥,一起加入吧!我看你是个隐藏实力的高手。”小刚依然想说服符超。

  “我真不想参与。”符超显然不为所动。

  “你不加入,咱们学院队少了一员猛将。”小刚说完哀叹一声:“唉!”

  “兄弟,言重了。”符超十分的谦虚。

  篮球是绝大部分男生最喜爱的体育运动项目,估计全世界的男生都如此,不然nba的收视率不会那么高, 这个体育赛事背后带来的产业也不会那么大,火箭队也绝对不会引进中国的姚明。

  不是符超篮球打得不好,也形容“股市”的诗句不是他不喜欢篮球,小刚说得没错,符超就是一个篮球高手,他不仅可以飞身灌篮,比赛的关键时刻他还能往往做到特别的稳,但相比院篮球队,符超更想加入武术协会,一来可以发挥自己的特长,二来可以有人陪练,三是可以锻炼锻炼自己的组织和管理能力。

  “完了,这个点饭堂又关门了,咱收工吧!”马飞的提醒,大家才发现已经很晚了。

  “你不说还好,你这一说我才感觉自己饿到两眼冒金光。”小刚摆出一副有气无力样子。

  这不是他们第一次晚上打球打到学校饭堂关门,自从开学以来,有规律的生活对于他们来说已是高中时代的事了,而没规律的生活成了规律的事。

  别说打球打到学校饭堂关门,这都不管什么事,符超就记得,上星期五、星期六两天来说,马飞和小刚这两货连课都懒得上,他们在学校南门的天蓝网吧熬战了一天一夜,由于符超两天两夜没见到他们,以为他们出了什么事,赶紧打电话给他们,接到电话的他们才知道自己已经连续玩了两天两夜,才知道自己饿到两眼冒金光,困到眼睛发痛。

  那次这两货又饿又困的回到寝室后,还边吃泡面边继续斗嘴,互揭各自在网吧包夜的黑料。

  先是马飞揭小刚的,说小刚那晚在网吧看到一个美女上网,被人家女生美色迷倒,然后想加人家为好友,于是跑到人家背后偷偷记下人家qq号,结果加了人家一百回人家都不鸟他,直到后来人家男朋友也来上网后才死心,失败的小刚又用同样的手法偷记下了整个网吧里的美女qq,硬是通通加了一遍结果没一个同意加他为好友,虽然小刚最后没有泡到任何妞,但他泡妞的精神可嘉,脸皮够厚,说到这里时,马飞还特意提高了声量,说道,咱们寝室四人中,他感觉超哥在女生面前是最腼腆的,最不太主动的人,最慢热的人,要是高又帅的超哥跟小刚一样脸皮厚,色胆肥,再加上一点点花心,师大的女生估计他随便挑,随便换。

  马飞当时这么一说,把躺床上的符超逗乐了,他乐的不是马飞说他,乐的是马飞损起小刚时那到位的表情和语调。

  老王当时听了信以为真,还夸小刚好聪明啊,他就没想不到这个方法泡妞,这个方法总比乱在qq好友里面添加陌生好友强多,至少知道要加的人是个年轻美女,而不是连乱加陌生人那样男女老少都不知。

  小刚当时哼哼的听完马飞说完,然后再毫不示弱做出了反击,只见他学着用马飞一样的语调、动作和表情说道,超哥,老王,你们不知道,马飞这斯包夜上网,忍不住阳气功心,本想好好看看小日本的爱情动作片发泄发泄,结果一心只想到了要看片,忘了旁边还有一良家少女也在上网,看了不到一分钟,结果被人家大骂色狼,死不要脸并投诉到网管,差点被网管赶出网吧,小刚讲得声情并茂,比马飞有过之而不及。

  老王当时听得差点笑疯。

  符超当时看着这差点笑疯的老王,平静的说道,马飞你想看个爱情动作片也没有什么,可在公众场合看就不好了,你要真忍不住想看,你得回来用老王电脑看啊!老王电脑多的是。

  符超刚说完,大家就大声的笑起来,312寝室的地板当时像经历了一场小型的地震似的抖动了几下。

  话说回来,他们这次错过饭堂营业时间,吃怕了泡面的他们只能到校南门外的烧烤一条街解决他的晚餐了。

  这师大校南门烧烤小吃街,是一条露天的夜宵小吃街,哪里的小食口味丰富,物美价廉,最是符超、马飞和小刚这些学生蛋子吃饭吹牛的好地方,尤其像今晚这样闷热到让人发慌的夜晚,或者他们心情不好的时候,或者心情也很好的时候,他们偶尔总会去光顾,每次去他们都会点几瓶啤酒、几个小菜,然后边吃边聊,聊到兴尽嘴疲才满意而回。

  老王今晚在寝室又正陪着远在西安读书的女朋友QQ视频聊得甜蜜无比,用小刚的话说,想拉热聊中的老王出来跟兄弟们吃夜宵,比登天还难,这次当然也不例外,老王又缺席了312今晚的校南门夜宵聚餐。

  符超、马飞和小刚三人今晚到达校南门美食街时,美食街依然是人来人往,热闹非凡。他们三人走了一圈,最终落座于一个叫兄弟烧烤大排挡。

  这次他们三人点了一人一碗后安粉,一份烤鱿鱼,一份烤秋刀鱼,一份海螺。

  符超他们实在太饿了,饿到能吃一头牛的程度。

  正低头不语吃得超嗨的符超感觉有人用手轻拍了一下他的肩膀。

  “啊,真巧,符超你也在这。”符超转过头时发现拍他的人是他的高中同学陈诗婷。

  这个高中时班上最美的女生,他已经暗恋了几年,也是正是因为她他才报的师大,不然他最想去西安读大学。

  高中时的陈诗婷,高挑的个子,如花的脸,似柳的眉,尤其是那双充满灵性的眼睛最能让他鬼迷心窍。

  可陈诗婷似乎对符超总是那么缺少热情,她的眼神符超也读不出任何特别的含义,就像她对待班上任何一个男生一样,她好像一心一意都放在学习上。

  符超没有多想陈诗婷这些让他看起有点清高又非清高的态度,他总在自我安慰着,她应该对谁都一样,她可能只想学习不想谈恋爱。

  这样一想,符超反而觉得陈诗婷不是故意对他冷若冰霜,而是为了不影响学习,不影响高考,所以对谁都一样。虽然他这样想,但他对陈诗婷的关注依然达到入迷的程度,陈诗婷说的每句话,每个举手投足,甚至穿的每套衣服他记得清清楚楚,她的一切他都觉得美丽无比,尤其是相遇时她对他的笑,都能让他情不自禁的开心一整天,以致于他有时都特意制造他们能相遇,符超坚信高考结束后陈诗婷会知道他关注她,暗恋她,应该也会喜欢他,那时一切都会好起来。

  这就是少男少女时代的暗恋,它就像春节里的花,遇到了温暖的阳光和水分就毫无保留的自我绽放,把一尘不染的美丽展现出来,虽然美丽的花朵并不知道它未来能否结成果,但它依然尽情的展示出最纯洁的美丽。

  和陈诗婷一起逛街的还有另外三个女生,她们都是陈诗婷的舍友,一个是苏梓涵,一个是李娜,再一个就是王晨霞了。

  其中的苏梓涵符超感觉特眼熟,好像今天在哪里见过,但他就是一下子想不起来,李娜和王晨霞他是第一次见,完全不认识。

  “来,坐下来一起吃夜宵。”符超一边起身一边盛情的邀请道。

  自从高考结束后符超就想请陈诗婷一起吃饭,可她总说没空。今晚好不容易在这里遇见,符超当然真心希望陈诗婷一起吃夜宵了。

  “是啊,你和超哥是同学吧?一起吃夜宵聊天呗!”马飞、小刚和符超一样热情满满邀请着。

  美女身上自带的吸引力,只要是男生都无法抗拒,除非这些男生是呆子,再说马飞、小刚他们也不是呆子,面对眼前的四大美女他们能不热情吗?

  “我们是同学啊!刚吃饱,不用啦!”面对符超他们的热情邀请,陈诗婷就这样轻描淡写的婉拒了。

  “那好吧!随你们。”

  符超、马飞和小刚微笑中带点失落。

  “你们慢吃,我们随便逛逛去啦!”陈诗婷说完挥挥手,和其他三个美女舍友一起逛去了。

  “超哥,你是不是喜欢你同学?”

  小刚看着陈诗婷他们离去的背影,把嘴巴贴近符超的耳边低声的问道。

  “是啊,超哥,我也感觉你们两个有故事,怎么没见你在宿舍说过她啊,今晚回寝室跟我们说说呗!”马飞跟女生一样的八卦着。

  “哈哈,没有啦!她只是我高中同学而已。”符超说得很轻描淡写。

  “超哥脸红了耶,喜欢人家就大胆说出来啊”小刚一脸的坏笑。

  “你们这两货,怎么这么八婆。”符超严肃得让人无法再开玩笑了。

  符超完全是不想让马飞和小刚知道他暗恋陈诗婷,她对他一直有种说不出的冷若冰霜,他现在感觉不到任何信心。

  小刚和马飞似乎读懂了符超的心理,没有再继续往下说。

  “旅游学院的女生果然漂亮。”小刚看着在前面逛的陈诗婷她们,故意转移了话题。

  “是啊,要脸蛋有脸蛋,要身材有身材。”马飞接过小刚的话题,啧啧说道。

  “我看你俩是发情了,可现在不是春季啊!”符超也微笑的开起了玩笑。

  其实不是马飞发情,他真的觉得这四个女生都特别漂亮。这男生对第一次见到的女生最无心的评价,往往是他内心最真的想法。如果看到的某个女生他称赞漂亮,那么他心里绝对是真的这么认为。

  远处的陈诗婷她们四个女生边走边看,有说有笑,然后慢慢的消失在美食街来来往往逛街的人群中。

  马飞和小刚他们边吃边聊,从女生聊到历史,从历史又聊到蓝球,好不乐乎。

  心不在焉的符超偶尔附和马飞和小刚所聊的话题,他看着远处陈诗婷的眼睛里总是略过一丝说不出的失落,只是马飞和小刚他们两个没有察觉而已。???


  ???

  编辑于 03-20?·?著作权归作者所有

  评论

  ?

  写下你的评论...

      琪花瑶草年年秀,宝树金莲岁岁生。金三浪的职业实盘。国企改革三年行动方案来了!国企民企兼并重组将不设限鼓励推进国企上市。创业板淘金!创业板新玩法新牛股揭秘!。她走出来了,干!。”那相看的人应了。贾芸便送信与邢夫人,并回了王夫人。那李纨宝钗等不知原故,只道是件好事,也都欢喜。  那日果然来了几个女人,都是艳妆丽服。邢夫人接了进去,叙了些闲话。那来人本知是个诰命,也不敢待慢。邢夫人因事未定,也没有和巧姐说明,只说有亲戚来瞧,叫他去见。那巧姐到底是个小孩子,那管这些,便跟了奶妈过来。平儿不放心,也跟着来。只见有两个宫人打扮的,见了巧姐便浑身上下一看,更又起身来拉着巧姐的手又瞧了一遍,略坐了一坐就走了。倒把巧姐看得羞臊,回到房中纳闷,想来没有这门亲戚,便问平儿。平儿先看见来头,却也猜着八九必是相亲的。7-27龙头点评。股林笑漫步:熊市实盘,华山论剑!!!。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